名人战:宣言书、宣传队、播种机 

谢锐

2017年10月31日08:38  来源:人民网-体育频道
 

如果说围棋界有一项棋战能承载起“宣言书、宣传队、播种机”这个评价的话,那非名人战莫属。

名人战是宣言书,1987年底,中国围棋史上一时瑜亮的两项棋战头衔战诞生——天元战和名人战,那个时间节点正是中日围棋擂台赛如火如荼之际。第一届中日围棋擂台赛,聂卫平以1对3,先后战胜小林光一九段、加藤正夫九段和藤泽秀行九段,这届比赛的取胜事出突然,中国棋界在激动之余,还处于幸福来得太快的蒙圈状态。第二届中日围棋擂台赛,老聂以1对5,这届比赛就像一部前戏做足了的大片一样,片冈聪、山城宏门口护卫出阵暖场,酒井猛、武宫正树大内高手出场,最后是主角大竹英雄现身,老聂就像砸场子的绿林高手,英雄莫问出处,剑锋所指之处,一个又一个高手无声倒下,而老聂卓然而立,不遗一尘。收剑时分,四周静谧,但见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这一切发生在1987年,这一年还召开了党的13大,一次朝气蓬勃、锐意进取的大会。整个社会充满活力,年轻人的激情被唤醒,在那个岁末相继诞生天元战和名人战既是巧合,也是必然,一如吴清源老先生所言,机缘到了,一切就成了。

名人战和天元战由当时一北一南两大影响力最大的媒体举办,人民日报和新民晚报,30年过去,这两项媒体从外表上看变化并不大,在经历了纸媒版式内容轰轰烈烈的变革时代以及互联网、智能手机成为媒介主角的时代,这两项媒体的坚守一方面说明其厚度,有这个坚守的自信,另一方面也说明这两项媒体有其坚持的内核基因,说起来,能将一项棋战连续举办30年,上上下下没有相当的定力,做得到吗?

名人战是宣言书,诞生之初是中国围棋从此崛起的宣言,而后20多年中国围棋一直处于日本和韩国的压制,直到古力问鼎名人头衔开始,中韩围棋才真正分庭抗礼,十多年的时间里,名人战一直在坚守,不因“韩流”肆虐而退却,这种坚守又何尝不是中国围棋韧性和执着的宣言?如今,中国围棋风景这边独好,中国文化自信与实力自信并重,名人战又与嫘祖故里盐亭携手,契合了当今“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的时代文化精神,这又是一段时代铿锵的宣言书了。

名人战是宣传队,名人战30年风雨兼程,历尽沧桑,第一届名人战预赛时,几十位棋手来到人民日报,就在当时的食堂里进行了一场比赛,中饭时分,棋手和报社的编辑记者一起排队买饭。晚上比赛结束后,正好报社礼堂放电影,还请众位国手们与报社职工一起看了场国产影片。那时,中国棋院还没有自己的大楼,比赛场地紧张。首届比赛还特邀了两名小棋手,其中一人就是后来成为领军人物的常昊。12岁的他被特邀参赛,以1/4子之优险胜其时在中日围棋擂台赛中崭露头角的王群八段。迄今为止,常昊仍然保持着名人战参赛棋手年龄最小的纪录。

早期的名人战虽然简陋,但赛况报道及时刊登于人民日报,那时的围棋记者大笔如椽,各种风格,各种奇趣,竞相呈现,甚至还刊登棋谱。在一个月才能看一本围棋杂志的时代,人民日报拿出大块版面来报道名人战,这样的传统沿袭至中日围棋名人战,这对于围棋资讯饥渴的棋迷而言,分量有多重,大有“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之意味,绝非如今拿着手机“天下资讯一屏收”的棋迷们所能想象得到。

如今,人民日报在媒体深度融合中继续发挥排头兵和领航者作用,全面打通报网端微,覆盖总用户数达6.35亿人,并重点打造“人民体育”全媒体平台,中国围棋名人战影响力随之不断扩大,美誉度不断提升。同时,人民日报创造并呵护名人战,主动请来各大媒体进行全方位的报道,其宣传队的角色并未有所改变,改变的只是报道方式。

更不用说,30年来,名人战的足迹遍及大江南北,从椰林飘香的三亚到白雪皑皑的哈尔滨,从风景秀丽的黄山到道家名山武当,从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深圳到歌仙刘三姐的家乡柳州,从汉兴之地、黑白经济发达的永城到嫘祖故里、丝绸源头四川盐亭,无不留下名人战的厚重足迹。三十年功名皆尘土,但八千里路云和月却不曾暗淡,这一路围棋与当地文化相互辉映,围棋借助汉文化、嫘祖文化一路播撒,汉兴之地、嫘祖故里也通过名人战声名远播,重新焕发青春。

名人战是播种机,30年来,名人战秉承传统,恪守着半决赛和决赛番棋制,比赛的历史厚重感得以维系。棋战如同一座城,并非奖金高而显尊贵,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名人战多年来传承历史,番棋挑战制浓缩了顶尖棋手们的人生悲欢。1990年马晓春接受俞斌的挑战,在先失两局的绝境下连扳三局,成就了一段大逆转佳话;18年后,大逆转再度重现,在位名人古力对挑战者朴文垚0比2落后,决赛第三局移师河南永城,在那里,古力连扳三局,再次实现大逆转。这也是名人战30年来仅有的两次大逆转,自2016年名人战决战改为三番棋制,大逆转也随之不存,是为憾事。

名人战历史厚重,所以才会有各种令人津津乐道、可供流传的故事。一篇小稿,尚且“言之无物,行之不远”,何况一项棋战。围棋若仅仅是一项竞技游戏,没有文化内涵,也终究会沦落于历史、时代,其文化内涵就是由各种弥久弥新的鲜活典故、传奇构成,而这些典故、传奇没有一定的时间沉淀,断然成就不了。名人战30年来,以其特有的经历,各领风骚数年的棋手争霸,足迹遍布天南地北,从而积淀了棋界无数经典传奇故事,这些故事串起一部中国围棋现代史,给棋迷带来多年的丰厚食粮,维系着棋迷们对围棋的这份执着热爱。

名人战的丰厚悠长故事太多:1991年聂卫平、马晓春这两位棋界顶尖人物争霸名人战,五盘棋执黑者必胜,最终局卫冕冠军马晓春猜到黑棋,局后回顾当时内心狂喜,自信满怀,果然成功卫冕;1990年、2008年两次决赛五番棋大逆转,都是卫冕者胜出,而且不多不少都是半目险胜,令挑战者叹息造化弄人;1995年、1996年、1998年三个年头,“名人战之男”刘小光就像不死鸟一样挑战马晓春,这对欢喜冤家见面必斗嘴,对弈时则斗力,可怜刘小光斗嘴斗不过,斗力又总差一气,既生瑜何生亮,尤其是1998年那届名人战,最终局眼看就要赢到手了,却鬼使神差于最后一刻断送好局。终局时随和大方的刘小光也难掩深深无奈之情,神情黯然,此后告别了名人战决战。

聂卫平、常昊师徒都曾是棋界执牛耳者,但他们却是名人战的悲壮者,前者仅有一次挑战机会却无果;后者于1999年、2001年两度挑战,一次0比3惨遭零封,一次2比3功亏一篑。他们的对手都是马晓春。这也是马晓春的龙兴之地,13次夺冠纪录可谓空前绝后,聂卫平、常昊师徒今生均未加冕过“名人”头衔,既意外,又悲怆。

名人战30年,播下了无数经典故事、传奇的种子,在岁月的酿造下积淀成美酒;这些鲜活的故事也使得名人战饱满丰厚,像磁铁一样的吸引着棋迷坚守对围棋之爱,若没有这些文化元素,围棋也就失去厚度,终究行之不远,这也是如今的棋战千人一面,而名人战虽辗转千回却不改其灼灼光华、独守一份厚重美好的缘由。

(责编:王超、杨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