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建超:決戰閬中 期待頭銜戰體系完善

2019年03月24日23:22  來源:人民網-體育頻道
 

林建超在開幕式上致辭

3月21日晚,“閬中古城杯”首屆中國女子圍棋名人戰決賽在四川閬中古城舉行開幕式,全國政協常委、港澳台僑委員會主任朱小丹,國務院參事、全國政協民族和宗教委員會原副主任杜鷹,中國圍棋協會主席林建超,北京市政協原副主席閆仲秋,全國人大常委會預算工作委員會原副主任黃建初,四川省南充市委書記宋朝華,北京圍棋基金會理事長華以剛,以及參賽選手陳一鳴、王爽等出席了開幕式。

林建超致辭全文如下:

尊敬的朱省長,杜主任,黃主任,尊敬的陳主席,嚴主席,宋書記,尊敬的陳主任,朱董事長,尊敬的華老,榮老,龔主席,兩位參加決賽的美女棋手,各位媒體朋友,各位同仁,大家晚上好!

首屆中國女子圍棋名人戰就要在這裡舉行決賽了,這個比賽由人民日報、人民網和中國圍棋協會聯手打造,得到了四川省南充市和閬中的大力支持。比賽從開幕到現在,精彩連連。正如剛才主持人所說,現在參加決賽的兩個女棋手,應當算是冷門,但是我們期待的競技體育不就是這樣嗎?這一次中國女子圍棋名人戰的舉行有什麼特殊的意義?我覺得從整個圍棋事業發展的角度看,有這樣三個是標志性的事,第一:它是中國圍棋傳統的頭銜戰體系,進一步發展完善的標志性事物。圍棋的競技有很多的門類、種類、項目,各種的杯名,但是,圍棋自帶的、具有高度專業性、傳統性和影響力的是頭銜戰。在圍棋界,一般認為頭銜戰包括四個大的頭銜比賽:名人、天元、棋聖、國手。這四大頭銜戰,構成了圍棋自帶的最著名的品牌賽事。像“國手”這樣的稱謂,距今已經有兩千多年的歷史。現在四個頭銜戰的賽事體系還不是很完整,有很大的完善和充實的空間。比如說,我們有名人戰,而很長時間沒有女子名人戰﹔我們有天元戰,但是沒有女子天元戰﹔有棋聖戰,但是沒有女子棋聖戰。而曾經有過的男子、女子國手戰,現在都中斷了。所以在圍棋專業傳統和具有高度影響力的頭銜戰賽事體系上,還有很大的空間。我們希望這個賽事體系能得到完善,在這個問題上,我們黨中央的機關報,我們黨的網軍——人民網,站出來了,不僅創立了名人戰,又創立了女子名人戰,為頭銜戰體系的完善發展帶了好頭,起到了引領、示范和推進的作用。所以,我們說女子圍棋名人戰是這個賽事體系走向新的階段的一個標志性事物。

那麼隨之而來的就是第二個標志性,它是由我們黨的最高宣傳輿論陣地挑頭在做,是發揮落實習主席、黨中央提出的弘揚優秀傳統文化的表率作用。在黨的十九大之后,人民日報和人民網又聯手中國圍棋協會,推出了這樣一個品牌賽事,我以為,這是他們在帶頭弘揚中國傳統文化方面做的又一個標志性的貢獻。

第三,本屆賽事的決賽在川北名城閬中舉行,本身就是重大圍棋賽事走向傳統文化腹地的標志性事物。我們優秀的傳統文化和經濟發展,有很多明星般的一二線城市,但是千萬不要忘記正在快馬加鞭發展的處在我們中華文明產生發展的腹地的城市。我用了“腹地”這個概念,我覺得它特別能夠形容像閬中這樣的地方。閬中從秦朝開始名聞天下,是和名將相聯系的名城,在中國革命戰爭時期,成為川北紅色根據地的核心地帶。在文化角度而言,閬中所凝聚的中國傳統文化,有很多是和圍棋密切結合的。剛才朱董事長也提到了,今天吃午飯時華老問我,閬中和圍棋究竟有什麼聯系?根據我的研究,閬中與圍棋的聯系更多的是表現在文化的融合上。閬中對中華文化貢獻最突出的是什麼呢?就是以落下閎為代表的古天文學家,他們創立了分二十四節氣的歷法,成為古代農耕文化的標准尺度。這個節氣文化和圍棋文化究竟有什麼聯系?不是虛的關聯,而是實的融合。一年按照農歷計算有二十四節氣,一個節氣十五天左右,節氣在古代被稱作“三候”,每一候是五天,三候正好一個節氣,在中國古代的節氣文化上,就由此產生了一個很重要的概念,就是七十二候,每一候是五天,加起來是三百六十天,那麼它和圍棋的聯系是什麼呢?我們再來看一下圍棋的棋盤,棋盤四周所有的道數加起來是多少呢?有的粗心棋迷會說:十九乘四,是七十六,這就錯了,因為它有交叉,因此圍棋的棋盤是七十二道,外周七十二道。這個現象不是我們今天算出來的,而是一千多年前就有記載,宋朝出現的《棋經十三篇》,序言中有一句“外周七十二候”。大家再想我剛才講到的這個狀況,二十四節氣等於七十二候,圍棋十九乘四,去掉四個邊的重疊數,一共是七十二候,這就是節氣文化和中國圍棋文化這種內在的交融。我們現在已經不能去推測節氣的發明者和圍棋的發明者是怎麼把這兩者融合在一起的,但是我們可以想象,一千年前的宋朝的先哲們,已經在《棋經十三篇》的首篇中把這個融合點給揭示出來,這就是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偉大之處。剛才大家不是反復的講融合嗎,這不就是最好的融合嗎?我們到了閬中,感受到濃重的歷史氣息和清新的自然氣息,還有現在火熱的發展氣息,融合扑面而來。我們在這兒見証、觀賞女子圍棋名人戰的決賽,我想我們應當感謝我們的祖先,感謝這裡的人民,感謝大自然。總之,我們不僅要感謝人民日報、人民網,還要感謝四川和南充,尤其要感謝閬中!謝謝大家!

(責編:管若寒、胡雪蓉)